当前所在的位置:360军事网 > 精彩推荐 > 正文

台湾来信:对大陆的青年说几句心里话

添加时间:2014-04-15 12:25文字大小:
 

  “自耕农”苦出生的吕教授自幼体弱,得幸一路潜心学问。从杜甫研究到陈映真的吕教授深爱着北京,每每到天安门广场看升国旗,总热泪盈眶,在台湾,他是出了名的“统派”。问及缘由,说是因中国文学知道自己是个中国人。吕正惠发扬了中国文学的抒情传统论(后被王德威教授借用而风靡大陆文学界)。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老吕最有名的话是“在我死之前,让我做一个中国人。”老一代志士正在远去,吕先生希望两岸的年轻人能够放下一时的隔阂,以更大的胸怀面对未来。]
  
  这一次发生在台湾的、极其荒诞与怪异的“学运”已经延续了相当时间。在这期间,我的一些学生多多少少有点茫然不解,有的人希望我能为他们做一些“开示”,有的人希望我像赵刚一样,写文章公开批判。我已在重庆大学客座,人不在台湾,没有机会就近观察。这不是我一直不愿发言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十多年来,我不看台湾的报纸、电视、网络,我不想浪费时间。这一次的事件证明我的行为的“明智”,我不想作声。
  
  我很希望怒气冲冲的大陆年轻朋友从这个角度思考台湾问题。台湾问题内在于中国问题,如果关心国家,就要把关心台湾的历史与前途作为这种关心的不可分割的部分。爱国也需要理智,爱国行为是由一连串坚定的、不懈的努力所构成的。台湾的一些人已陷入歇斯底里之中,我们不要跟他们一样。
  
  台湾青年的无名怒火来自于他们对未来的绝望,他们完全看不到出路。台湾经济完全陷入困境,马政府拿不出任何办法,唯一勉强维持的方式是接受大陆的“援助”——大陆不断地提供观光客和采购团,不然台湾经济即会崩溃。这一点民进党也了然于心,而且他们也提不出方法。他们只能一再地攻击马政府“亲中”,以表示他们一直在为台湾人民监视马政府。也就是说,马政府跟大陆伸手拿钱,民进党不断地骂马政府,这就是台湾全部的政治。
  
  马政府为什么要当这种冤大头呢?他也有苦衷。经济上他依靠大陆,政治上他亲美。这种荒唐的连续剧总有演不下去的时候,因为唯一拯救台湾经济的道路,就是经济上完全与大陆合作,而这就会导致政、经分离路线的破产。也就是说,马政府心里知道,台湾从经济上依赖大陆,总有一天,不得不走向政治上和大陆完全和解,他不甘心,美国也不甘心,但他们都无能为力。
  
  民进党也完全清楚,但他们不执政,他们只要不断地批评马政府就可以一直在民意上得分。他们耍无赖,马政府也知道,但他对付不了,因为他不敢向台湾人民大声说出真话:现在我们只能靠大陆,其他都是死路一条。
  
  马政府和民进党都批评大陆“不民主,不自由”,大陆人“没教养”,在“文明”上,他们都傲视大陆。但这有什么用,因为台湾连活都活不下去了,没有大陆,台湾经济完全找不到出路。这就是台湾政客的嘴脸,一面拿钱,一面瞧不起大陆。他们完全不顾年轻一代的绝望与茫然,不愿意让他们知道真相,不愿意根本解决问题。
  
  台湾青年相信台湾比大陆更“文明”的宣传,既然如此,他们也就无法理解,为什么我们要在经济上“屈服”于大陆。他们无法想象,总有一天台湾不论在经济上,还是在政治上都要跟大陆一起走。这完全超出他们的“智力”。他们无法打破美国和台湾一直教导他们的文明、野蛮对立的思考逻辑。他们对国民党感到愤怒,因为国民党无能,不能为他们解决出路问题。他们对民进党也越来越不满,因为他们逐渐了解,民进党只会骂国民党,其实也拿不出办法。他们对大陆最不满,因为“野蛮”的大陆居然想吃掉台湾,而且,如果没有他们的“崛起”,台湾还会一直有好日子过。就是因为他们的“崛起”,才把我们逼到“绝路”。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思想”啊?
  
  长期以来大陆一直有相当一部份人喜欢台湾更甚于大陆,他们认为台湾比大陆更民主、更自由、更有人情味、更能传承中华文化。与其说他了解台湾,不如说,他们把对于大陆的不满反向地投射到台湾。随着近年来台湾的“民主演出”越来越怪诞,亲台的大陆人似乎在急速地缩小。这也就是说,台湾与大陆其实表现了一种独特的“相互映照”的关系,所以,台湾这一次的“学运”应该也会对大陆产生一种刺激作用。我希望这种刺激能够朝着良性的、自我思考的方向发展,而不要表现出斥骂别人、自己则高高在上的态度。如果能这样,那就是两岸关系的大幸。

  • 户外逃生必备神器
  • 能放入钱包的军刀卡
  • 能超远照射500米的强光手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