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的位置:360军事网 > 军事热点 > 正文

深度:听听普京身边的人谈普京究竟怎么想

添加时间:2014-07-22 14:18文字大小:

  弗拉基米尔·普京上周召集政界名流齐聚克里姆林宫圣乔治厅,宣布俄罗斯“欢迎”克里米亚“回归”。此情此景宛如俄罗斯人在欢庆打了场胜仗。

  “在大家心目中,克里米亚一直是俄罗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普京说,其语气仿佛莫斯科收复克里米亚是早晚的事,“这种坚定的信念乃是基于真理与正义。”

  弗拉基米尔·普京上周召集政界名流齐聚克里姆林宫圣乔治厅,宣布俄罗斯“欢迎”克里米亚“回归”。此情此景宛如俄罗斯人在欢庆打了场胜仗。

  资料图:普京恢复大国梦的第一个步骤就是重整军备

  “在大家心目中,克里米亚一直是俄罗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普京说,其语气仿佛莫斯科收复克里米亚是早晚的事,“这种坚定的信念乃是基于真理与正义。”


 

  有人认为,后帝国主义的国际格局,以及他希望通过收复失地重塑苏联时代雄风的领袖野心,乃是普京出招的背景原因。接近克里姆林宫关于克里米亚问题的决策层的人士则认为,也许这种分析是对的,但现实更为复杂。

  最近一个月来的决策过程揭示了一系列被动、随意、冲动的欲望,而非战略意图的小心经营。

  普京认为乌克兰局势混乱,俄罗斯或将完全丧失对基辅决策层的影响力。他认为这将十分危险,会是个大麻烦。看到蒙面的革命者们大摇大摆地踩在亚努科维奇豪华官邸的地毯上,这位俄罗斯统治者可能心里不是滋味,他可是想尽一切办法扼杀本国抗议的萌芽。

  “普京憎恶革命,他是个天然的反革命分子。”一位原来与克里姆林宫过从甚密的幕僚格雷布·帕夫洛夫斯基(Gleb Pavlovsky)说,“亚努科维奇被迫出逃,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影响力彻底消失了。普京意识到,如果他再不强硬,就没人听他话了。于是他决定狠一把。”

  政治学者谢尔盖·马尔科夫(Dergei Markov)与克里姆林宫关系密切,曾经参加俄方与克里米亚当地政客的官方会谈。他说,最初的计划不是吞并克里米亚,而最终决定仅仅是两个星期前的事情。


 

  “决策层主要考虑两个因素。”他说,“第一,克里米亚精英的需求,他们不希望因为国际社会的袖手旁观而重蹈阿布哈兹共和国(格鲁吉亚西北一自治共和国——观察者网注)的覆辙,真诚地希望回归俄罗斯;第二,西方的立场,西方拒绝接受任何妥协。”

  资料图:作为前克格勃东德局局长的普京,开战斗机都不算啥大事。图为普京观看T-50战斗机。

  马尔科夫表示,普京向西方领导人提出若干条件,他认为自己已经让步,但西方则认为这是在干预主权国家的内部事务。普京提出的条件包括,确保乌克兰临时政府包容亚努科维奇的地区党在内的各个政治力量,解除革命势力的武装,将俄罗斯语列为官方语言。

  “如果条件被接受,那克里米亚仍旧是乌克兰的一部分。”马尔科夫称。

  除了被动地对乌克兰局势做出反应,克里米亚也被看作普京长期抱怨不公正的国际秩序的一个爆发点。“他们说我们违反了国际法……至少他们还记得有国际法这样东西,这是好事,总比老是记不住要好。”普京在上周的演讲中说,“他们总是自诩独特性、例外论,以为自己可以主宰世界命运,只有他们永远正确。”

  外界从普京上周演讲中听出的意味并不新鲜,但他以前从未如此长篇大论、如此公开地蔑视现行国际秩序。“我和他的几个演讲撰稿人聊过,他们说普京亲自敲定了演讲的主要观点;这是他一贯的立场。”一位接近克里姆林宫的政治学者叶夫根尼?明琴科说。

  从上述不满情绪的角度来看,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的行动本质上是对西方的蛮横回击:你们老是违反国际法,那我们也要这样。

  无论是武装占领克里米亚议会,坚决否认俄军在克里米亚行动,还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组织、干涉克里米亚公投,背后都隐藏着不可一世的心态和普京狡黠的微笑。

  “随波逐流、袖手旁观不可能干成事情。”明琴科说,“普京变得比以前更加清醒。”

  长期压抑心头的屈辱感和受害者心态让他更加憎恶西方,而这也是俄罗斯政坛的普遍情绪。索契尤其戳到了他们的痛处。2014年索契冬奥会是普京的得意工程,耗资500亿美元,但筹办过程充斥着西方抱怨同性恋权利和安全隐患等问题,几乎没几个西方政要赴会,这让克里姆林宫方面大为恼火。

  俄罗斯铁路公司总裁弗拉基米尔·亚库宁是普京的老朋友,美国制裁名单榜上有名。他说,西方就是想要“搞臭一切事情”和俄罗斯对着干,所以才批评索契冬奥会;而着名国防问题专家谢尔盖-卡拉加诺夫则抱怨关于索契的“谎言如滚雪球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