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的位置:360军事网 > 军事热点 > 正文

奥巴马吃亏拿东亚撒气:中国一绝招让美名誉扫地

添加时间:2014-07-22 14:18文字大小:

  4月7日,美国联邦众议院通过《2014年确认‘与台湾关系法’与军舰移转法案》,再度要求奥巴马政府“应对台出售佩里级巡防舰”。同一天,《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刊文称,美国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拉塞尔在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上称,中国不应怀疑美国保卫亚洲盟友的承诺,经济报复的前景也将让中国不敢动用武力在亚洲寻求领土主权,不会像俄罗斯在克里米亚那样。文章称,“这是马尼拉与北京在仁爱礁领土对峙中最强有力的信息”。

  在乌克兰问题上,美国和他的北约盟友除了使用虚张声势的经济政治制裁手段之外,并没有拿出有效地军事威胁手段逼俄罗斯普京政府屈服。

  而且就目前的乌克兰东部局势来看,乌克兰动乱还有进一步恶化的倾向,这只能证明一点就是,美国在欧洲已经没有能力通过军事手段保护像乌克兰这样的倾向于西方和北约的国家。这种面临强权时的懦弱表现,让世界没有加入美国安全体系但寄希望于美国保护的国家是个不小的打击。


 

  但是美国在乌克兰问题上可以给出另类的解释,那就是乌克兰既非欧盟国家亦非北约国家,所以美国在保护责任上是有区分的,美国支持乌克兰替乌克兰声张权利是基于国际义务和道义。因此在美俄对抗的弱势表现是因为受到条件局限,而不会使美国对盟友安全保护承诺信誉受到伤害。这样的解释或许会令更多的游离于美国同盟体系边缘的世界国家坚定加入美国政治军事阵营的决心。

  美国最近在亚洲围绕中国核心利益问题的所作所为,就是对上述意图的最明显解释。我们可以看出,对台军售问题是基于美国《与台湾关系法》;对东海南海的日本和菲律宾是基于美国与两国之间的安保条约。美国是要以等同于俄罗斯的中国威胁,来体现他保护地区盟友的决心。

  而保护安全条约维系的盟友则是美国全球信誉的底线。虽然在美国看来意义是一样的,但是相比乌克兰问题上的表现,美国难逃欺软怕硬的嫌疑。

  《世界社会主义者》网站则刊文批评美国防长“访日期间威胁中国”。报道称,哈格尔的对华言论是险恶的、挑衅的,他在东京与日本防卫相一起举行记者会,声称“你不能到全世界重新划分国界,以武力、胁迫、恐吓手法侵犯别国领土完整以及主权,无论是太平洋小岛,还是欧洲大国”。文章认为,实际上,哈格尔这是鼓动美国盟友在与中国的领土争端问题上采取更具侵略性的立场。

  美国在中国核心利益问题上的严重挑衅言辞势必助长其地区盟友的嚣张气焰,进而使东海和南海问题变得更加尖锐化,并逐渐贴近军事冲突爆发的临界面。


 

  中国军为副主席常万全在会见来访美国防长哈格尔时清楚的表达了中国的不满,并告诫相关国家,中国已经做好了军事斗争准备。这不是玩笑话,因为中国已经多次重申了在核心利益和主权问题上的坚定态度。美国高层认为“中国会瞻前顾后不敢动武”是对中国态度的危险误判。

  美国为了展示对中国的军事高压,还高调进行了各兵种军事部署,并计划把在岛屿争夺战中具有特殊地位的海军陆战队力量做出大幅提升。不过美国在亚太增加军事部署只是体现了他的姿态,但是这种姿态对中国到底有多大威慑力,才是周边盟友国家所真正关心的。

  前期中美两国海军在南海的危险对碰事件实际上已经很好的说明了问题。而美国在东亚增加部署海军陆战队所具有的威慑力,与美国海军庞大的航母舰队打击能力相比较,作用就更加微弱。充其量也就是向中国展示军事干涉的决心。但这种决心冲突发生的时候未必会转化为行动。这一点,美国、中国、美国的地区盟友都很清楚。

  美国的言行不明智之处在于,日本和菲律宾在美国的蛊惑下或走向更加极端的方向。而从中国的态度推断,一旦冲突爆发,中国将毫不留情的予以坚决打击。

  这样的话美国的战略空间就没有了,要么被动卷入与中国的直接军事对抗和战争,要么像现在乌克兰问题的表现一样导致美国在盟友体系内和世界上名声和信誉扫地。

  美俄比试:谁能左右乌克兰

  不管乌克兰东部变局是谁先搅动的,俄美双方都有“下台阶”的愿望。俄罗斯已提出乌克兰总统候选人参与的四方谈判,由俄罗斯、欧盟、美国与乌克兰政府共同协调,由此开启乌克兰民族对话的进程。美俄都不想在乌克兰问题上投入过多精力,都想尽快翻过乌克兰危机这一页。

  当乌克兰东部三州发生亲俄罗斯的示威游行,并且占领州政府大楼升起俄罗斯国旗后,美国指责是俄罗斯在背后捣鬼。美国国务卿克里致电俄罗斯外长,说西方对乌克兰东南部局势非常关注,警告莫斯科如果有新的动作,将付出更大代价。北约秘书长随后发表声明,倘若俄罗斯入侵乌东南部,将犯下“历史性错误”。

  俄罗斯以同样的玩法应对美国。当乌克兰特种部队夺回哈尔科夫州政府大楼,并且在一枪未打的情况下逮捕70多名“恐怖”嫌疑人后,俄罗斯对乌克兰向东部地区集结部队表示不安,指责美国特种部队参与其中,身穿乌克兰雄鹰特种部队服装为掩盖,并点名那是美国私人武装公司的雇佣兵。俄罗斯还警告乌克兰不要对讲俄语的人使用武力。

  俄美似乎都表现出担忧。表面上看,乌克兰东南部变局颇像克里米亚,但实际上并不如此。这次俄军没有进入乌克兰,美方也否认有特种部队参与。最重要的是,乌克兰军队收复哈尔科夫州政府没有遇到武力抵抗,且很快控制了局面,与克里米亚的行情完全不同,那时俄军驱逐了乌克兰军队。

  不管乌克兰东部变局是谁先搅动的,俄美双方都有“下台阶”的愿望。俄罗斯已提出乌克兰总统候选人参与的四方谈判,由俄罗斯、欧盟、美国与乌克兰政府共同协调,由此开启乌克兰民族对话的进程。这比美国一味指责更进了一步,已提出和平的解决途径。

  自从俄罗斯割取克里米亚后,美俄已经达成默契,或者说均势。只要俄罗斯不再西进,欧美默认俄对克里米亚的“收复”,因此对俄制裁是警告性的,北约也无力对俄展开军事行动。而俄罗斯也知道,如果再出手,不仅会留下“沙皇主义”的国际骂名,让相对友好的邻国产生警觉和提防,而且会完全失去乌克兰。失去乌克兰,俄罗斯就会失去诸多盟友的信任,很快沦为三流国家。因此,俄美都希望尽快平息乌克兰局势,不要牵制自己的战略布局。